槐月

心子向阳

其实有时候自己也会欧气一把啊

总在想以后

如果心情不好,那就睡一觉吧

风淡云轻
你要好好的

你硬拉着我往前走,还不我允许回头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曾经以为时间那么长
最后只换回来一句
“我去。”
却不敢去怨
明明当初做好了准备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就再也看不到了
曾经想过无数种方法
去留下这些风景啊
却从没想过
它会枯萎了
窗口的那树合欢花啊
还有人记得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到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还记得给你讲的题目
为了你去查的资料
却从没想过
你会不见了
爱公寓飞机机翼流速
你还会记得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风景
就再也看不到了
明明当初那么埋怨啊
现在却必须去珍惜
陌生的风景
害怕的陌生
现在不熟悉的我们
你还会哭泣么

那些一转头就可以看见的人
就再也看不到了
还记得当初的无谓啊
只有我们懂的暗语
维护的秘密
共同的兴趣
会渐渐疏远的我们
慢一点好不好

流年

流年.0.
们总拿过去的时约束自己,却不想早已物是人非,今非昔比。于是人们给自己套上了一个又一个的枷锁,用这个理由来逃避是非对错,却不想过去的光辉。英雄终归陌路。

我问你,
如果知道结局,还会不会义无反顾,
如果早知道如此,当初还会不会选择?
如果明知道是错的,你还会不会决定走下去,
如果知道是人财两空,还会不会放弃?
如果我知道我错了,你还会不会回来。

可是,第一句是错的,于是全错了
可是·,我爱你,不忘。

流年


流年.1.

诀,分离;央,萌芽;诀央就是分离的萌芽吧。诀央,是我的名字,也是我的命运吧

小时候,当爷爷抱起在谷堆后躲藏起来的我,轻轻说出这两个字时,我竟有些恍惚,爷爷抱起我,将我举起看向远远青山时,对我重复道,央央,你以后姓诀,名央。爷爷坚定地语气让我有些不知所措,仿佛一瞬间就要失去什么,要去挽回什么。
那年,邻国北城的铁骑临城。
后来,我才知道那远远青山是北城的方向。

那年,我被北城国君高高举起,说我将是整个北城的中央,那天,我看向了村子的方向,如果是中央的话,就回不去了吧。
诀是北城国姓,详义为高明的方法,取其祥意为高明。可我始终不明白明明那么悲伤的名字怎么会被他们寓意得那么吉祥呢。就算再这么吉祥也会有亡国的一天吧。

我还记得你的微笑,却过早忘了你的模样
--北歌

流年.2.

当神来临时,我选择全部来换你的喜欢,却忘了祈求要我们的一辈子好好的。
你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你第一次对我笑,第一次名字,...我们的许许多多的第一次被你完完全全的放到摇篮里,在我唱着北歌的摇晃下轻轻睡着,不知下次你还不不会在人群中轻轻拉着我的手,将它叫醒。

命运原来早已决定了一切,等着我们一个个上演一出戏。我对你说着昨日的梦魇,好像已经成为习惯了呢
你说,那看着早已无趣的人们,不乏味么?替我问问你的命运。然后,俯下身子,下巴扣在我肩上。
我问你了你说的话,你的匕首以放在了我身上。然后,我们交换了彼此的空气。

那年,我是北国的太子,你是前国的人.嗯,就这样。
那年,我失去所有,你像我倾吐你是前国的人时,你知不知道,我就是你隔壁村子的央央。
原来,那年,我失去的不只是爷爷,还有你。那么那个时候,你在做什么了?
年.3.

她是谁?她说她是我恋人。我笑了。
我陪她看尽北国,许下毒誓,非她不娶,她笑得很开心,可她却从没想过如若我也是有家室的呢?
你看见了么,可你知道么,和你在一起,要么怎么娶你?
可我看见了那个她看不见的人,安柠。

神说,注定是一场悲欢啊,何苦挣扎呢?于是,我遵从神,赐予你悲欢。我看见安柠抱着你南下离去。
我看见了你,命运,那一刻我几近清晰的看到了你的掌纹。

在我忍不住叩首之时,你从后抱住了我,下巴任旧放在我肩上,我知道,你回来了,我的恋人,它醒了。
你问我,干了什么。我说,因为命运让她救了我,所以,我赐她万毒不侵;因为她对命运说谎,我拿去她记忆。然后我看见你皱眉了。
我在他皱眉时,又看见了。如果一定会分离,那为什么会相聚?

流年.3.
在小山村过一辈子不好吗
比起命悬一线的生活,对他来说,平平淡淡更需要勇气

残阳.3.故人归

我是安世子,字柠
她一直都不知道,她心心念的人,是我,亦不是我
那个白衣飘飘的人,是诀央
于是,在南船上,我说,忘了吧,你只要记得安柠就好了

终于,她嫁给的还是我,可我也永远的失去了她
笑话,从不拥有,何曾失去

半年了,你不该高兴么,你的安柠来找你了啊,你嫁给了她。你们和过去的约定一样,夜夜唱着北国的歌。可为什么你的白发在青丝中那么耀眼

我好想给你绝世宠爱,夜夜欢歌,我好像已经疯了

我梦见了我们
在烟雨迷蒙的北城,我说,如若你肯嫁我定当十里红妆,此生不娶
你笑着说,你要是此生不娶了,我嫁给谁啊
我笑了,然后我看见了诀央的脸,而我像个画外人

你情绪越来越不好了,你也等不及了吧
当我以父之名,兵变,见到皇的同时,也见到了皇面皮后父王的苍颜
我终究会明白为什么当年父王兵变后只是处死了父王及额娘,原来并不是什么可笑的功过相抵。而是父王你早以坐拥天下
我终究没什么好失去的

一生一世一双人,这烂大街的话语伤了多少有情人
就像世子妃手下的忘忧,忘却了无数
我如何对得起你的安宁


215年,安定候世子安析,不谨记皇恩浩荡,犯其父之不忠之罪,赐以株族之刑,至此,再无安定,谨以世人。

残阳.2. 知君醉

一年了,离开歌楼已经一年了,可我却越发思念你了,安柠。白天独留下我一人时,那潮水的思念就朝我涌来,潮涨不落。

安世子总会在夜里找我唱着北城的歌谣。我宁愿相信是北国的歌谣,不然为何就我一人会唱,不然如何证明你我相识相爱一场呢,安柠。
安世子总会在天明后离开,留下草药。纵使嗓音以哑,好似废了,可第二夜,如初。可只要嗓子哑了,就不用唱这样北国的歌谣,这样的思念你了吧,安柠。

我是不是忘了什么。我只知道,每天草药中的忘川越来越多了。可忘记心心念的人哪有那么容易,为什么思念越来越清晰,记忆越来越深刻,安柠,你怎么还不来,要折磨我到何时啊。

我已经老了,怎么感觉什么都忘了,还会有种熟悉感呢。你还会来么,还喜欢我么?
他不天天都来么,喜欢?他只喜欢你的歌吧。

我到底是什么?那白衣男子又是谁?安柠,是什么?到底为什么只有我?

明天,我该走了,可为什么总记得应是有人来接我了...

南雁归,引旧人心伤悲
北风吹,埋旧骨佳人泪
青茶凉,残阳落月无人归
当时是,血染成霜青丝长
----北谣.南雁